南宁硕安绝缘材料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771-2383805
邮箱:service@chinashengfe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光伏企业未掌握核心技术 前景光明内藏隐忧

编辑:南宁硕安绝缘材料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光伏企业未掌握核心技术 前景光明内藏隐忧

“中国光伏业要感谢无锡,感谢尚德!”尚德集团董事长施正荣还是一如既往地振臂高呼。就在上个月,尚德电力的股价已经跌至2005年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:“中国光伏业要感谢欧美市场,尤其是欧洲国家的补贴政策,是他们的市场给了中国光伏业繁荣的机会。”

在他看来,在欧洲债务危机削减光伏补贴、美国意欲发起“双反”调查的当下,中国光伏业不过是又回到原点。而多数中国公司“原材料、技术、市场三头在外”,不过是寄生在欧美市场之上的中国车间,热衷于赚取快钱。

一度将产业推动得风生水起的外部大潮终究要退去,被留在沙滩上的企业到底在过去这场盛宴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此时越来越一目了然。

光伏企业的这个冬天注定漫长而沉重。

“像投服装一样投光伏”

从中国光伏一大集聚地无锡的情况看,很多企业把光伏作为一个投资项目,而非持续经营的产业在做。

对他们而言,光伏业是像服装业一样的加工制造业,只不过生产线更贵一点。比如,一条国产的生产线成本大约在4000万左右,进口生产线则在6000万~8000万;甚至还有许多企业依靠囤积原材料来赚取利润。

此次欧美市场重挫之下,一些公司投资的生产线就此沉没,一同到来的原材料价格急剧下跌,也让许多在2008年高峰时段大批量囤硅的企业损失惨重。

在一些大企业看来,这些投机性十足的外来捞金者本就应该被淘汰。

环特太阳能公司董事长蒋钟伟就认为,国内的光伏业发展在东南沿海就像当初的“三来一补”式企业。

“东部地区更多是组装厂,在尚德之类大企业的带动下,很多小企业进入,生产光伏组件,金融危机前欧美市场好,赚钱容易,大批企业从原来的纺织等主业转行进入。”

蒋钟伟认为,对这些贸然从外转入的企业而言,光伏就像是又一次投资,“只不过设备贵一点”。

市场状况甫一风云突变,这批转行进来的小企业大多仓皇而逃。

在无锡一家业内公司老总看来,“没有核心技术是中国光伏产业的通病,并且在社会浮躁的氛围中,大家都想着尽快抢占市场,技术研发不为人重视。”他还认为,“光伏企业是个重技术的行业,一次技术变动就足以颠覆整个行业。”

一个直观的例子是,光伏大萧条之下,光热企业却仍然增长强劲。“光热企业直接面对消费终端,将太阳能转化成热能的效率高,抵抗力强。”

“中国的光伏企业不掌握核心技术,终归会被技术进步颠覆,市场会作出选择。”上述企业老总对记者表示。

争建“太阳城”热度未退

一哄而上的还并不只是企业,建设“太阳城”一度成为许多城市的重要发展目标。

初步估计,全国已经有超过20个地方政府建立了“光伏产业园”。一位长期蛰伏无锡投资光伏业的投资人士称,以往小企业还可以帮扶一把,如今像尚德一家市值就过百亿,政府哪里帮得来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说,同样是光伏产业园,其中也有区别。比如东部的多是组件和组装厂;内地一些地市资源丰富,更多聚焦于提炼多晶硅,是高耗能工序;电力和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多从上游做起;一些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地区,则已经有部分光伏电厂。

无论在东西部,仍然还在加码招商,无锡市也不例外。本报记者在当地一个新能源论坛上发现,即使行业整体不景气,当地政府还在积极组织招商活动。一位负责具体项目落地的光伏产业园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:“依然看好产业园的发展,好多厂的厂房都是我们提供融资先期建设。”

轰轰烈烈的“太阳城”造城运动背后,是光伏行业几年之内大规模上马导致的产能过剩。2011年全球光伏需求量预计为22吉瓦,今年全球产量就已经超过30吉瓦。其中,中国光伏组件的产量占全球产量的60%~70%。

在北京为光伏产业园宣传的一位山西大同政府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:“萧条是萧条,但像大同这样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,能为多晶硅配套煤炭资源。”此前富士康与保利协鑫宣布,在大同投资900亿元,打造垂直一体化的光伏发电项目。

环特公司甚至打算在美国建立太阳能产业园,然后回国内招商,将国内行业上下的厂商都搬到美国。

狂热的投资潮并未因市场一时挫折被遏制。尚德电力副总裁刘志波对本报记者表示:“以往每年增长200%的时期过去了,任何行业都会经历波折,但不等于说就会因此破产,通过企业加强内部管理,肯定能挺过难关。”

各地政府主导的投资潮,或许将加快行业洗牌重组,“付出的代价肯定会很大。”一位平安信托基建部门的经理表示。

前景光明内藏隐忧

虽然市场阴云密布,但几乎所有业内人士均对光伏业前景看好,“太阳能是清洁能源,只要太阳每天升起,就有取之不尽的能源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发改委在今年8月出台了光伏发电标杆电价,外界分析此举是为了启动国内光伏发电市场,推动内需。专家则认为每度1.15元的标杆电价,尚不足以鼓励光伏发电大发展。

目前,西部地区太阳能资源丰富,但仍然面临电力运输问题。且当地政府希望在本地建设完整的产业链,“而不是只做组装电站,把经济增长都给了沿海地区。”山西大同的一位官员如此表示。

天合光伏的一位内部人士称,这个标杆电价一来幅度有限,二来规定并不清晰,“这钱谁出,最后落到哪里,都是问题,再说政府现在补贴所有倾向节能减排的技术,使得太阳能的优势不突出。”

远水难解近渴。光伏业目前的“寒冬”仍然很真切。一位能源领域资深人士称,电价涉及到电网企业和电力改革的问题,并不是出一个针对光伏的电价就能解决的。

此外,提炼硅也是一项高耗能高污染的工序,在环境保护标准势必日趋严格的未来,这也将成为现实问题。

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,如何挺过这个冬天是当下最关心的问题。整个行业的付款周期都在延长,“至少延长了一个多月。”上述尚德副总裁称。

上一条:联电、宏碁、联发科等对下半年景气转趋保守 下一条:国内钢市观望氛围浓重:短时难有“方向感”